新闻热线:0856-7222366    广告热线:0856-7222366    投稿邮箱:snxcb7222366@163.com

思南网微官网

【文苑】思南:猴子沟和一部叫“小康”的经

【文苑】思南:猴子沟和一部叫“小康”的经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18-05-14 09:19:44   点击:

我想,天公作美这个词语,最大众化的解释,恐怕就是:当你有了好的心境,上天就相伴了一个好的日头。

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前三天里,是连续的阴雨天,料峭轻寒,跟着气候同频共振穿衣的少男少女们在这初夏的月份遇到这样的天色,也犯了纠结,不定在户外远足的时候该穿一身防寒或是避暑的行装。

但在这日里,当县作协一行二十多人在约定的八点上路,向瓮溪镇的联盟村猴子沟原生态自然峡谷进发时,天上已经有日头初露的光芒映红了对面的万圣屯,使得万圣屯那巍峨挺拔的山峰逆光起舞,圣洁庄严,于是我们几乎立时便可料定中午的阳光必将是一片绚烂,天公作美便成了我们此行团队里每一个人心里对这天气有着最大公约数的认知,也于是,心无所念,笃定轻装前行。

孔子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来到了猴子沟,我们才知道,按他老人家的定义,我们既是智者,也是仁者,因为这里有山,而且那么雄奇,有水,而且那么秀美。那么,即可按他的逻辑推出,我们也是动静得宜,乐寿兼享的一群人。

促成我们此行的原因,源起于一个叫田儒军的人。就我的身份而言,应该这样介绍他:他是我们文联的副主席,两年前在全县的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伟大事业中,被光荣地选派为全县第一批驻村第一书记。先在是合朋溪镇的荞子溪村干了近两年,今年里,县里对驻村干部进行调整,他又从合朋溪镇调整到了瓮溪镇的联盟村任第一书记。

文联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单位,人们常用两句话来说明进文联工作的人自身能力的必须与无需,即“没得两刷子你能进文联”和“没得两刷子才进的文联”,前者是肯定的,意思是要有两刷子才进得了文联,通常这指在文艺方面的天赋,后者是否定的,意思是没有两刷子才沦落到文联,通常这指逢源宦海的机心。

田儒军无疑是有两刷子的,不仅体现在文艺天赋上,更体现在驻村帮扶的工作中。他出版过寸多厚的散文集,作品上过《山花》杂志,去过鲁迅文学院进修,但人们能记住他的,反而是他体现在驻村帮扶工作中的一种精神面貌。快板词里有一段比较套路的词,即:快板这么一打啊,别的我不夸,夸一夸我们的某某某……然后按自己的需要在第四句加入内容,结尾处押一个“阿”韵,这便是一个段落。再由这儿生发出去,起承转合,说学逗唱。在想到这儿的时候,我突然也想套路一回,套用这段快板词来赞一赞田儒军:

快板这么一打啊,

别的咱不夸,

夸一夸文联的田儒军,

他走一家来富一家,

合朋驻村近两年,

他的事迹摆不完,

看得名利如水淡,

只求穷村能涅槃。

找老板,来救济,

学校安起热水器。

学生能洗热水澡,

方能立下凌云志。

开富路,种西瓜,

产业扶贫首先抓。

摸着石头把河过,

是非功过任由他

……

这么写下去,也就没完没了了,之所以要写,是因为他这个被调整到瓮溪镇联盟村的第一书记,一来到这儿,就又把他最本真,最朴素,最诚挚的那一份干事创业的情怀显露出来了,而且显露得让人敬佩,让人赞叹,让人服气。

他在合朋溪镇任第一书记的时候,已然荣获过市里表彰的脱贫攻坚先进个人奖,这无疑是对他在脱贫攻坚征程上那份干事创业激情的高度认可。而他这一份干事创业的激情,是与生俱来的,是融进血脉之中的,这不,刚到瓮溪镇的联盟村,他又琢磨着怎么在这儿做点辟财源开富路的文章了,于是,他发现了猴子沟迥乎寻常的深峡幽谷和灵山秀水。仅仅是看到了,这不出奇,他想把这一片深峡幽谷和灵山秀水介绍给更多的人看到,最终产生经济效益,能成为联盟村脱贫攻坚的一个产业。于是,他把微信上的朋友当作了游客,揣摩着他们的心思,体验着他们的感受。他终极的目标,是想把这儿打造成一个风景区,供人们来探险,来游玩,来采风,来避暑……

没有人愿意去细究田儒军初来伊始,鼓起了怎样的勇气,冒着多大的风险,带着当地一帮对这些山形地貌尚有一个源起于儿时的粗略记忆的村民,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走进了猴子沟,获得了第一手的关于猴子沟的风景资料。

于是他在朋友圈里不时发出猴子沟里的美景,在微信群里不厌其烦地推介猴子沟的奇异,他期望着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让大家知道瓮溪镇有个联盟村,联盟村里有个猴子沟,猴子沟里的风景雄奇秀美,独步一方。

他这样的努力终于成功吸引了众多思南文艺圈人士的目光,人们纷纷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这里,在他锲而不舍的推介中,在他干事创业精神的感召下,终于,摄影家想去拍摄风光了,美术家想去描绘山水了,诗人想去讴歌自然了,作家想去寻找创作灵感了,书法家想去挥毫泼墨了。于是,田儒军动用自身在文联工作的优势,以作协牵头,定下了日子,恭请了文艺圈内所有能到的文艺家,呼朋引伴来到了猴子沟。

瓮溪镇于思南而言,是一个边远的乡镇,联盟村于瓮溪镇而言,是一个边远的村。车从思南出发,抵达目的地大约需要两个多钟头。

去时的路,从塘头下了高速过板桥走,一路上的路都还在扩建,泥沙石块,风尘水凼不可避免,好在颠簸中也有刺激,尘雾中也能感悟人生,怀着对这片奇山异水的憧憬,人们都没有觉得有多累。

我们在联盟村对门寨组田儒军的住地一户安姓的人家里,吃了瓮溪镇党委政府和联盟村村支两委为我们准备好的午饭,然后一行人,由田儒军和四五个当地的村民带路,直接就往猴子沟进发了。

真是一个美丽的所在!

映山红的花正红,红豆杉的叶正绿,沿一条深深的峡谷进去,渐渐地,路就挂在了山腰,山就耸进了云端,响晴的天空不见了日光,琤琮的流水不见了源头,树木掩映处,阳光从罅隙处漏了下来,条分缕析,一道道照出一片如梦似幻的水色山光。初夏的丛林里,绿是主打色,蔚然深秀的绿,直逼人的眼,叫人不由得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才敢对这一方美景深深地凝望。

我猜想这挂壁的道路原本是没有的,也许原来有,但现在随着农村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已然不用再来这样的险境里打柴担水或谋求生路,这路也便逐渐荒芜而至废弃。我们一路走的路,都有着全新的锄头印,我知道这是田儒军带着村民探路时重新挖出来的。

路窄处,皆用木板与树身搭了简易而牢固的栈道,悬崖的一侧,则用木条与绳子拦成一道护栏。当有护栏之处,则是险绝之境,里面百仞绝壁,外侧千丈深渊。

从来没有这样地亲近自然过,在刀锋鱼脊一样的山崖上走,在悬崖峭壁上走,在莽莽丛林中走,在回环往复的羊肠小道上走,在大地的心跳处走。四个小时的路途,三生石畔,忘川河边,奈何桥头,彼岸花旁,种种唯美的肖形,种种文艺的会意,在这里都找到了对应的景点。李清照那“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意境,苏东坡那“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诗情,每一天每一刻都能在这里情景再现。

往下走,陡峭的坡坎处,借助一根粗壮的绳子,踏着别人留下的脚窝,一溜烟到底,恰似遁入空门,出离尘世,有羽化登仙,超凡脱俗之禅心。上行处,拉着护栏的绳子或木条,攀援峭壁时,登临绝顶处,竟如长风破浪,云帆济海,有五洋捉鳖,九天揽月之壮怀。

溪流有四道断瀑,坡坎有五道天梯。断瀑为自然形成,天梯乃人工搭建。一则以美,一则以险。女人们借助断瀑的明媚处补补妆,男人们借助天梯的险绝处照照相,皆是相得益彰,各得其宜的事情。

都不用去搜肠刮肚寻找华美的辞藻来形容这里的美丽与雄奇了。丘迟的“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吴均的 “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柳宗元的“隔篁竹,闻水声,如鸣珮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都在冥冥之中暗合了这一奇景。

在行走的路途中,一个被田儒军喊来权作向导的当地村民,腰上拴一个别刀的木架,上面别一把锋利的柴刀,他一路走在我们的身前身后,这样的险境对于他来说竟如轻车熟路。他轻盈矫健,行走自如,哪里有挡路的枝桠,立马飞奔过去砍掉,有绳索松动,又立马跑过去检查,他是向导兼安全员的角色。

在路上,我问他,这里叫猴子沟,是不是有猴子,他说没有了,以前有过,也说不出什么原因。随后他跟我幽了一默,说可能是猴子保护师父去西天取经去了。我又问他,你们在这里开辟这样一条道路花了多长时间?他说,田书记带着他们村里一帮人,挖路,搭桥,拴护栏,绑天梯,花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突然在此时想到刚走进那一片奇异之境时,村里有一群当地的男女老少也跟着我们,想赶这热闹跟着我们一起走进这片奇异的山水里看一看,其中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在那兀自说道:这辈子嫁来这里几十年了,也从没进到这片山林里去过,今天,趁着热闹,我也跟着去看看。

一个在这儿将近过了一生的妇女也不曾走进过这里,一个刚来这儿一个多月的第一书记突然就发掘出了这儿的风景来。这种对比的差异让我油然对田儒军心生敬意。

忽然觉得,猴子沟的猴子有一只又回来了,而且这是一只叫“悟空”的猴,这只猴子就是田儒军,他又来保护师父去取真经了,只是师父这次不是唐三藏,而是贫困户,取的经也不是金刚地藏法华等佛经,这次取的经只有一个名字,叫——

小康!

(文联   安元昌)

相关热词搜索: 思南 文苑 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