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56-7222366    广告热线:0856-722236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思南网微官网

千年屯军文化古镇——板桥

千年屯军文化古镇——板桥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18-01-04 15:03:08   点击:

亘古千年,纵横数十里,时空在思南板桥演化出一方迷人的土地,它就是屯军文化!古往今来,人们发现了板桥是思南至石阡、镇远的雄关;随后许多人就来这里追寻“屯堡文化”的踪迹。
    1、历史悠久的屯军文化

板桥军屯始于宋朝初期,延续至元朝与军事密切相关的屯田有了新的发展,兴盛于明清时期,先后经历了800余年。
宋代,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年)田祐恭作为西南夷番部长官率土内附,朝廷以其为当地(今黔东北及渝东南一带)守官,并让其建立思州政权。板桥为巡检司,属思州,宋王朝在各羁縻州附近,开展了屯田戍守,板桥的军屯历史由此开始。今思南属板桥一带,包括石阡属的朱家坝、艾家坪等地是一大片丘陵地带,有三四千亩耕地,就是宋代的军垦屯田。这里有条小溪河,沿岸地势开阔,水源丰富,能旱涝保丰收,选择板桥垦荒,一是土地平坦;二是距乌江仅十余公里,往返运输,交通方便。
至今留有“界牌”的地名,原先这里建的山门似的界牌,立有一界碑;界牌界碑是为军地、民地分界线而建;“界牌”地名由此而得。这条分界线,东起板桥小溪河,西至十二山梁,长达六公里之多。沿着这条界线有十多处“界”、“分界”、“军民界”的石碑,每字40公分见方。
元朝,板桥古镇属于思州板桥巡检司,还属思州。元世祖至元14年(1277),思州土著首领田谨贤(田祐恭的七世孙)以地降元,置新军万户府,继续在板桥屯军。元末曾随朱元璋征战南北的孙斗轩,明朝建立后,洪武22年(1389)奉命领军开发云南、贵州,因功封为忠翊武勇将军。后到镇远千功坪遣散了军队,朝廷功赏孙斗轩板桥军业一庄,并授以孙斗轩板桥千户之职世袭。随着,孙斗轩带一千二百兵士入住板桥任千户长官,属镇远卫,开垦板桥的前屯、后屯的屯地,明代板桥屯田比原先有所扩展,建制更加完善。如此就构成了板桥一带独特的军堡民屯社会群体——板桥屯堡。生活在这一社会区域的人,由于特定的历史背景,特殊的生活环境,特别的习俗民风,特有的艺术文化,他们所居住的村寨又特以带军事性质的屯、堡、官、哨、卫、所、关、卡等命名。
位于板桥街后面的孙斗轩墓,至今尚存,原墓年久有损,清道光十九年(1839),其后裔复修为团坟,竖有牌坊式石碑,现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孙斗轩墓志铭》中写道:“公来自山东,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开辟云贵,领军至镇远卫千功坪遣散军队……圣朝功尝军业一庄,地名板桥,授袭本职千户。”
此为镇远府庠生李文锦所题。孙斗轩的后裔和板桥人有个习俗,每年春节期间玩灯路经板桥,都会到孙将军的墓前祭拜。
现在的前屯孙家院的人们正是明忠翊武勇将军孙斗轩的后裔,有200多人,另有一支后裔迁徙到黔东南州黄平县已发展到6000余人。民国板桥《孙氏家谱》记载:“始祖孙尚志由山东以来派流黔地,至镇远县属(板桥)瓦窑坝,遗流孙氏宗派:天从必尚斗,应守文枝克,宏宗起先仁,可学汉朝万大士。”据笔作者考证,从孙斗轩开始的前屯孙家院孙朝猛这支人脉至今已有17世。即:斗轩——应绍——守礼——文元——枝茂——克成——宏儒——宗尧——起甲——占先——复仁——可敬——学宽——汉卿——朝猛——孙飞(万字辈)——文中(大字辈)。
据孙斗轩15世孙、现龄61岁的板桥前屯孙家院居民孙朝猛说,与孙斗轩将军一起开发云贵来到板桥的还有另外的三位将军,合称“四大将军开发板桥”,分别是孙尚志、余增寿、吴廷用、周将军四大将军。其中孙尚志是孙斗轩之父,他与孙斗轩只能统称孙将军,孙尚志随孙斗轩到板桥住下来后,去山东老家接夫人到板桥安家,不幸病死途中,葬于山东。而余增寿、吴廷用姓名都十分清楚,但没有坟墓、后裔现存的资料来证明。(只有待考。)
这与孙斗轩将军墓在同一座山上的另一座将军坟——传说是“周将军”墓。这是一座生基坟,即为“周将军”生前就修好的,过世之后,后人为其安葬的地方。古墓原来立有一块方碑,与板桥当地的3镶碑或5镶碑不同。显然,透露出“周将军”及其族人与板桥原住居民的不同。印象中立方碑的人,一般生前都有一定的地位。
清朝,板桥古镇属于镇远卫板桥千户巡检司,仍沿明制。板桥古镇达到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文化繁荣、经济发达。
板桥古镇附近及周边的屯堡,一般是在独立的山顶上,充分利用山顶周围的悬崖峭壁、就地取石方和山顶上茂密的森林,再稍加垒砌巨大石块修建、类似城墙的防御工事。屯墙一般由石头砌成,高度在4—5米不等。与一般的城墙一样,要有防备攻击的足够高度。只留一道或两道卡门,有专人值守、站岗放哨。这样的屯堡十分坚固、险要,易守难攻,固若金汤。诸如现存的屯堡还有马头山屯、曾家坡屯、板桥屯、全安屯、茶罐屯、孙家院营盘、毛坝屯、郝家湾凤凰山屯等十多个。
    2、屯军文化带来板桥的兴旺

当你走进板桥,看见一坡坡砌得井然有序、堡坎高高的梯田,那就是当年军屯士兵们在丘陵脚下凿石开田的遗迹,可以明显看出,是丘陵脚下劈出的石块推到前面砌成石坎,再填上土后形成的一块一块的良田;附近土著百姓也纷纷效仿。所以板桥一带到处都有石块砌成的大田。军屯士兵们,不仅对开辟这里的耕地作出了贡献,更给板桥落后山区带来了中原先进的农耕技术和文化艺术、宗教信仰,这有力地促进了板桥经济文化的繁荣与发展。

经过明代的大开发,板桥引进了中原先进的农耕技术、手工工艺、商业经济以及文化艺术,在清代则得到了更大发展,遂成板桥一时文风鼎盛、商业繁荣的景象。

如果说军民界牌、孙将军墓、众多屯堡、军民界牌等都是板桥自宋以来作为一个军事重镇的证明;而众多的榨油、碾磨、印染、铁器、编织等作坊,十分发达的粮油棉等农业,以及众多商会、商贸场所就是明清时期板桥作为一个经济重镇的证明。百业兴旺、经济发达、市场繁荣,衣、食、住、行在此都可以得到满足,使板桥俨然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独立王国,是一个耕战经济体的典型代表。

在板桥今天的后街,仍有许多围有石墙的田土,分布在蔡家巷子、彭家巷子、陈家巷子、艾家巷子、金家巷子等处。这些带有围墙的田土起初都建有房子,房子之间的巷道,就是各种商品的交易市场,这样,或因商品名称命名,或因居民住户姓氏命名,在板桥后街有一条巷子,是以前板桥专业制作、出售金银首饰的几户人家居住,所以称为“金家巷”。以前有几家制作金银首饰的人家,本身就说明了板桥古镇规模不小,也说明了古镇及周边的富庶,需要有几家金银首饰供应商来满足旧时板桥人的首饰需求。板桥的金银首饰的市场容量已大到经足以保障几家首饰加工商的生存空间。板桥的富庶与繁华以及这金家巷子的名声,随着各种工艺精湛、富丽堂皇的金银环佩的输出,而响彻在黔东大地。而板桥古镇那时已经延伸至今天后屯栏杆土一带。而今天的“栏杆土”,就是以前板桥古镇的一个买卖“栏杆”男女服饰配件的专业市场,“栏杆”是过去这一带男女服饰尤其是土家族服饰面前做装饰的一种花纹,做出的衣服称栏杆衣。由于“栏杆”在该地成行成市、十分繁荣,就将该处市场所在地命名为“栏杆土”。

除了后街有这些带有围墙的田土外,在中场坝现在公路两侧的许多田土中,也不时会挖出一些瓦片之类的东西。据当地的74岁农民孙昌佑说,这些地块也曾经建有房屋,也是因同一场战火而毁掉了。该地段之所以称中场坝,确实是因为在以前的它是板桥古镇的中心而得名。

古镇中街以下还有一条较大的巷子称为“横街”,这“横街”一直延申到今天的郝家湾、回龙桥一带,“横街”的地名本身就说明了以前的板桥有若干条街。

板桥古镇人口众多,生活污水也多,加上春夏洪水泛滥,严重影响乡民的生活、生产和生意,为排泄中场坝的洪水、污水,政府还特意修建了一条贯穿古镇地底下的排水渠,将污水、洪水排泄到回龙河。

这些遗迹和故事令我们完全可以推测出原来的板桥,是西北起后屯栏杆土,东南至回龙桥,东北起寺背后,西南至孙家坳吴家、南山沟曹家一带。一个庞大的古镇形象就浮现在我们眼前,为此绘制了一幅清明河上图似的繁荣的板桥古镇复原图。

    军事移民的不断增多,古镇规模迅速扩张,社会不断发展,各种需求急速扩大,给板桥带来了无限商机,一时商贾云集,商贸兴隆,来自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江西、河南、山东、陕西、四川、云南等地客商,云集板桥、开展贸易。经济的大发展进而促进文化的繁荣,民间殷实大户纷纷兴建私家大宅院,各地客商也为交流行情、沟通乡情、商议族事、转运货物,纷纷修建了各种同乡会馆,或称商会。四寺八庙与古屯堡群、回龙桥、将军坟、郝家弯清代建筑群等—起向世人昭示着,板桥在明清时期,社会的极大发展、经济空前繁荣、古镇十分繁华。

    这些赚取了丰厚利润的客商,由于经常在板桥做生意,有时长时间也来回家乡。一同来的商人需要交流行情、探讨生意、联络感情,于是就有了集会的需要,因此,集资修建了众多的会馆,即著名的“四寺八庙”即:迎恩寺、白云寺、朝阳寺、古佛寺合称“四寺”,万寿宫、川主庙、龙王庙、禹王宫、黑神庙、行司庙、关帝庙、城隍庙则合称“八庙”。可想而知,旧时板桥的文化之繁荣、四寺八庙香火之鼎盛。这些并不是板桥过去宗教的繁荣的直接原因,更大程度上是板桥经济文化繁荣的见证。实际上,万寿宫是江西会馆、川主庙是四川会馆、禹王宫是两湖会馆、黑神庙是河南会馆、关帝庙是山陕会馆等。

3、郝家湾古寨是板桥屯军文化的缩影

郝家湾位于思石公路沿线的板桥镇境内,本是一个偏远的山寨,因明代从山东迁来郝姓人家在这里居住,故名为郝家湾。郝姓源出于入黔始祖郝增,随同朱元璋的忠翊武勇将军孙斗轩“平南”部队入黔,创居镇远县地。自本良祖迁于板桥屯军马头山,再迁郝家湾。他们先是以屯军的名义参与了板桥的屯田工程及屯堡建设,并形成一定规模的郝家湾屯堡古寨,随后,他们建成的屯堡古寨也与整个板桥一样,遭到同样命运,只是到了道光年间,得益郝朝相的独具慧眼,在原来屯军的基础上,重新设计、恢复了当年的郝家湾屯军文化形象,接通了明代600年,甚至宋代至今上800多年的板桥屯军文脉。

走进郝家湾可见山谷盆地间绿树掩映着一片片银色的石头建筑的世界。那就是郝家湾人用岁月的钢凿打造的赖以生存的自由空间——屯堡村寨,以它无声的语言向人们讲述屯军的风云聚汇与坎坷历程。依山傍水建造的一道道石巷、一栋栋石木结构的房屋,错落有致,连片成趣。

郝家湾地处喀斯特地区,多山多树,岩石以石灰岩为主。其石材薄厚多样,硬度适中。郝家湾人选择石木为主要建筑材料,那是为生存而作出的明智决定。村内民居平面大部,呈规则布局,依山就势,坐南朝北,负阴抱阳,形成前低后高,两边高中间低的双拱曲线。屋宇层级抬升,重门叠户,错落有致。村寨后山斜坡上郝氏族开垦的百亩梯田,为郝氏家族创造了农耕经济时代的安居生活。源自山腰地下涌出的泉水,四季不涸。泉流成溪,经过后坡田地后被人工砌筑成长约800米 的沟渠,呈S型穿寨而过,旁立百余座石砌院落,经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连接,使村寨的布局如阴阳两仪的太极八卦,似生生不息的世外桃源。

郝家湾平面布局以一条主巷道和多条支巷道,将各家各户连成片,形成城堡式的结构。各支巷道只有一个口通往主巷道,构成“关门打狗”之势。民居沿袭了江南三合院及结合本地土家族的撮箕口似的吊脚楼的特点,由正房、厢房、围墙连成一门一户的庭院。结合特定环境的需要而加以改进成全封闭式的格局,从撮箕口式到城堡式到石巷纵横交错连结体式。在各种式样的独立庭院中,院坝不仅是家庭活动、打晒粮食的场地,更是防止进犯敌人纵火的措施。除此,郝家湾每户民居后面还设有逃生的后门。郝家湾人的建筑观念,把防卫放在首要的位置上,从某一种意义上说,也体现了朱元璋“深挖洞,广积粮”的战略思想。

居民建筑分龙门、正房、厢房,龙门成"八"字型,两边巨石勾垒,支撑着精雕的门头,门头上雕有垂花柱或面具等装饰品。正房高大雄伟,在木制的窗棂、门上雕刻着许多象征吉祥如意的图案。民居为八卦布局,亦被誉为“石头山寨,风水民居”,古寨山青水秀,素有“江南小桥流水人家”仙境之称,古寨依山傍水,民居、石阶、石墙、石院、清泉、明渠、河塘、古墓、石刻等错落有致,石巷幽深,巷巷相通。

板桥民居及其屯军文化,记录了当地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信息,充分体现了古代建筑思想、审美观念和人类以人为本的生存理念及山地建筑的特色。是研究黔东地区历史变迁、建筑科技和生活艺术、军事等不可多得的实物依据。受军屯文化的影响,板桥今天仍有一些历史遗俗保留了下来。譬如神秘而又独特的民间文化活动——“抬甩神”、威武雄壮的龙狮舞表演、含意深刻的龙门建筑和技艺精湛的石刻及编扇艺术等等,就是其中的典型,它们集中体现了军屯文化内质和板桥人的崇勇尚武精神。(田永红 田牛)

相关热词搜索: